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北之乱】(07)【作者:157695737】
【江北之乱】(07)【作者:157695737】
字数:60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虐奸

  雨后的渡口,菊花淡淡的香气夹杂在湿润的空气中四处弥漫。

  沿着江边的树林深处,蓝灵面色润红,俏生生的站在泥泞的湿地上向江悍龙招手,就像矜持的少女终于见到久别的情郎。

  待江悍龙走到根前站定,矜持的少女变成温柔细心的贤妻良母,纤细的手指熟练的解开江悍龙身上的衣物,就像是细心的妻子为丈夫宽衣解带。

  江湖盛传粉狐性淫,狡诈多变。江悍龙算是见识到了,从矜持的少女到贤惠的妻子,粉狐瞬间把两个不同的状态展现在他的面前。

  「白虎堂的人都来了江北了?」江悍龙任由蓝灵解开自己的腰带。

  「现在的江北只有卓长老和我。」 蓝灵回答着江悍龙,纤手探入江悍龙胯间。

  「白虎堂其它人不在?其它人都去了哪里?」江悍龙有些意外,按理说白虎堂主蓝灵和卓临青都来了,白虎堂的人自然要跟来。

  「咯咯,其它人都随莫长老去了江南。」蓝灵娇笑的回答。

  「擎天刀邪莫不离?怪不得霹雳堂的雷豹夫妇没来援助青月山庄。」江悍龙自言自语。

  「江南门派众多,高手如云,莫长老和他的朱雀堂很难应付,只好暂借我白虎堂的人。」蓝灵有些得意的说。

  「这么说霹雳剑神岳钟海在中原。」江悍龙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江帮主果然人中之龙,单凭奴家几句话就能猜到大长老的所在。」蓝灵吃吃笑着。

  看样魔教早的预谋,中原门派众多,又有少林、武当江湖泰斗,自然由教主以及功力最强的大长老岳钟海与他的青龙堂、玄武堂应付,相对实力较弱的江南由莫不离和朱雀、白虎两堂分管,仅有青月山庄和江龙帮两个大门派的江北自然就交给实力最弱的卓临青。看样江湖又是腥风血雨,江悍龙不由的仰开暗叹。
  「这么大!」 蓝灵吃惊的小嘴圆张,纤手把江悍龙胯下肉龙从裤子里拽出来。

  蓝灵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身材魁梧的江悍龙胯下肉龙同样惊人,肉龙尚未勃起,龟首足有鸡蛋大小,粗长的肉棒拿在手中沉甸甸的。

  看着黑粗的肉龙,蓝灵如获至宝,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她双膝跪地,双手握住疲软的肉龙,樱唇用力张口,把硕大的龟首吞入口中,龟首刚刚进入,小嘴已经被撑的满,香舌沿着龟首慢慢搅动。

  幼子被卓临青劫持,妻子被卓临青泄欲玩弄,此时面对魔教的堂主,江悍龙提不起丝毫的兴趣,巨大的肉龙没有丝毫的硬挺的意思。

  蓝灵卖力的吸吮着江悍龙的龟首,纤手在两个硕大的卵蛋上捏弄,她迫不急待的想看下这么惊人的肉棒硬挺起来的威力。

  看着蓝灵媚惑的笑眼,肆意的挑逗,江悍龙感觉到自己成了她手中的玩物,幼子、妻子已经被掌控,自己不能再被控制,完全失去主动。

  「嗤」的一声江悍龙一把撕碎蓝灵的上衣,失去上衣的束缚,胸前丰挺的乳房在空气中微微颤抖,乳蒂如未开封的处子粉嫩,江悍龙大手用力的抓住丰挺的大奶,粗糙的手指陷入滑腻的乳肉,掌心把娇嫩的乳头压入乳肉快速研磨,乳头在粗糙的掌手慢慢硬挺。

  蓝灵双膝跪在湿滑的泥地,精致的俏脸抑起,脸色魅惑诱人,那双会说话的笑眼开始迷离,檀口用力夹紧,滑嫩的香舌加速舔弄肉龟,感觉龟首在温润的口腔开始变得坚硬,蓝灵慢慢扭动自己纤细的腰身,似母狗摇尾乞怜。

  蓝灵「嗯」的一声娇吟尚未出口,硕大的龟首重重的顶上咽喉,粗大的肉棒变的坚硬异常,龟首涨满她整个娇嫩的口腔。

  江悍龙面目变得狰狞,蓝灵心中一惊,香舌顶在龟首想要用力顶出。

  江悍龙的大手突然伸她的脑后,用力按压,同时腰部用力前顶,龟首顶在食道,龟首达过巨大,卡在食道口无法进入。

  此时蓝灵伸长脖子,想吐却吐不出,笑眼中珠泪盈盈,看上去楚楚可怜,纤手推住江悍龙粗壮的大腿,想要吐出。

  江悍龙按在她脑后的大手用微微放松,同时腰部后拉,硕大的龟首慢慢退到贝齿,光洁的牙齿卡住了冠沟,蓝灵用力张大小嘴,同时纤手按住上下颌,希望龟首能快速退出。

  江悍龙却不会轻易放过她,看着她圆张的小嘴,微微冷笑,借着她纤手用力分开上下颌的时机,双手用力的按在她脑后,腰部快速的快挺,巨大的冲击一下把龟首挤进食道。

  「呜……」蓝灵柔颈突然伸长,咽喉处硕大凸起,呈现龟首模样。江悍龙粗糙的大手握住蓝灵的柔颈,隔着皮肤,感觉到自己龟首的涨大。

  江悍龙还在不断的用力,蓝灵柔颈上硕大的凸起不断的下移,直到粗长的怒龙整根进入口腔,江悍龙浓密的阴毛压在蓝灵鼻孔。

  蓝灵感觉硕大的龟首几乎顶进了自己胃里,压迫着她无法呼吸,江悍龙再慢慢把怒龙拉出,胃液随着怒龙上顶,龟首由食道进入回到口腔,胃液顺着嘴角流出,蓝灵艰难呼吸了两口,龟首再次猛列撞入。

  「呜……」跪在地上的蓝灵两人纤手按在泥泞的湿地上乱抓着。迷人的笑眼中泪水被呛出。

  「真爽」江悍龙暗暗发狠,由于肉棒巨大,跟青玲的洞房之夜,粗大的肉棒也仅进入一小部分,那洞房这后青玲蜜穴肿胀,躺在床上三天没敢下床。

  跟青玲在床上时江悍龙从未尽根,就连生下儿子之后,青玲蜜穴宽松了不少,江悍龙也难有尽兴,而面对这魔教的堂主江悍龙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粗大的肉棒无情的攻击着蓝灵的食道,次次全根而入。

  蓝灵像垂死的天鹅,无力的挣扎,眼前的肉棒一点点被拉出,粗糙的大手用力分开她的牙齿,硕大的龟首猛的从樱唇中跳出。像沙场的将军在蓝灵的眼前耀武扬威。

  这怒胀的龟首有她拳头那么大,黑粗在棒身虬筋崎岖,比她的小手臂还要长,胃部的粘液沾满了龙身,落日下黑龙狰狞、恐怖。很难想像这么巨大的肉棒完全进入女人的口腔。

  怒龙离开樱唇,蓝灵伏在泥地上呕吐。光洁的裸背不停的起伏,被撕裂的长裙在腰间盘伏,江悍龙抓住她的紫色束腰用力扯断,明黄色长裙散落在身下,蓝灵整个赤裸。

  「站起来。」江悍龙大手用力的击打着肥硕的丰臀,蓝灵小麦色肥臀上,泛起红色的掌印。

  「好狠心的人儿。」蓝灵娇喘着,媚眼如丝,樱唇间尚有粘液流出。她双手扶着树干,背朝江悍龙,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蓝灵身材不算娇小,而与魁梧的江悍龙相比就显得娇小了许多,她背靠江悍龙,那惊人的巨棒已经在她的腰间,江悍龙双手扶着她的纤腰,将她慢慢举起,粗长的肉棒由腰间一点点滑入股沟,她的脚尖已经垫起。

  由于身高的差距,尽管蓝灵垫起脚尖,江悍龙的虎背还是微微弓起,硕大的龟首顶在她娇嫩的蜜穴上,腰部慢慢发力,将蓝灵肉唇顶入蜜穴,蜜穴两边裂开,龟首太过巨大,紧窄的小穴无法轻易容纳,在蜜穴的阻力下怒挺的肉棍弯起了一定的弧度,随着江悍龙腰部的压力,弧度越来越大,蜜穴周围的嫩肉被硕大的龟头全部压入腔道,弓起的肉棒就像是拉满的弓箭,却被紧窄的蜜穴阻挡。

  蓝灵紧张的小嘴圆张,和她胯下的嫩穴一样,期待着肉棒的进入。

  江悍龙双手扶住握紧蓝灵的蛮腰,弓起的后背猛力前冲,那张拉满的弓箭像凶残的野兽一样猛烈撕开少女胯下嫩穴,粗长有肉棍撕扯着周围的紧裹的腔肉。狠狠的钉入少女蜜穴的尽头。

  「啊……好……狠……心。」巨大的冲击下蓝灵几乎被身后的男人顶的跳了起来,肉穴中突入的巨大快感让她站立不隐,纤手死死的抓住树干不让自己瘫倒。
  怒龙已经顶到蜜穴的尽头,粗硬的肉龟已经压上少女娇嫩的花心,露在外面的棒身还有拳头那么长,若身前是青玲江悍龙自己不愿再肆虐爱妻,可是面对这魔教的妖女,江悍龙发狠一样拉紧她的蛮腰,粗壮的腰部用力前挺。

  「啊……要插穿了,啊……」随着肉棒的一寸寸的进入,蓝灵感觉自己肉穴被刺穿,敏感的穴心撕裂一样。蓝灵柳眉紧锁,俏脸露出痛苦的表情。

  终于江悍龙壮硕的小腹压在她丰美的翘臀上,蓝灵长出了一口气,快速的喘息。

  江悍龙再把巨龙从蓝灵体内慢慢抽出,粗糙的冠沟刮擦着紧裹的嫩肉,把晶莹的玉液一点点刮出肉唇。

  「好……舒服……嗯」 被紧撑着刮摩的嫩穴紧紧咬住肉龙,带来致命的快感。

  等肉龙抽至洞口,硕大的龟被的穴口的嫩肉撑起一片凸起,肉穴间的淫液顺着修长的玉腿流下,江悍龙大手再次把住纤细的柳腰,肉龙猛烈的撞入玉洞,粗长的肉龙尽根而入,强壮的腰腹用力的撞击肉臀。

  「啊……好疼。」肉穴间如火龙肆虐,致命的酥麻伴随撕裂的疼痛,蓝灵俏脸抑天,双臂抱紧面前的大树,小嘴拼死的喘息。

  江悍龙像雄壮的骑士拽着缰绳一样一只手握住她满头的青丝,另一只手狠狠的拍打蓝灵圆翘的肉臀,胯下怒龙拼命蹂躏眼前的肉穴,小肚撞击肉臀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轻……点,呀……要……我要。」蓝灵发丝被拽,妩媚的俏脸上迷人的笑眼楚楚可怜的看着江悍龙。

  江悍龙粗糙的大手用力抽打着她肥美的肉臀,臀肉上鲜红的掌印在江悍龙冲击下分外醒目。

  「呀……嗯……爽啊。」蓝灵高亢的浪叫声中,玉体绷紧,手臂抱紧树干。
  江悍龙感到蜜穴间快速紧缩,一股热流自肉穴深处蓬勃而出,江悍龙快速抽出巨龙,蜜穴间热流随着肉龙激射而出,喷洒在泥泞的湿土上。

  蓝灵急速的喘息,紧绷的玉腿随之瘫软,娇嫩的躯体瘫倒在泥泞的湿地上,变得酸软无力。

  作为江北两大帮派之一的江龙帮帮主,江悍龙有过不少女人,像这样能够完全接纳他粗长肉棒的却只有蓝灵这个女人。

  江悍龙暗暗心想:「竟然喷出这么多水。」

  看着脚下痉挛的女人和她股间喷洒出的大片的淫液,江悍龙吃惊在同时一种成就感由然而生。

  江悍龙抱住瘫软的肉体,按趴在树干,粗长的肉棍再次攻击蜜穴深处。
  「不要……别……」蓝灵喘息呻吟的抗拒着,粗长的肉棒却再次无情的闯入禁地。

  「呜」蓝灵修长的双腿尽量分开,微弱的抗拒变成无力的呻吟。

  江悍龙如凶猛的野兽肆虐眼前健美的猎物一样疯狂的撞击着蓝灵的肥臀,粗大的怒龙一次次撕开蜜道深入穴心,刺激着蓝灵敏感的神经。

  蓝灵像是长江上狂风暴雨下的一叶孤舟,随着江悍龙强大的攻击而摇摆不定,娇嫩的身躯在粗糙的树干上摩擦,江悍龙双手由她腋下穿过,蓝灵紧靠树干的上身微微抑起,大手顺利的握住傲挺的双乳,嫩滑的乳肉随着江悍龙的撞击上下摆动,粗糙的手指捏住乳峰顶端娇嫩的乳蒂在粗糙的树干上用力摩擦,乳头几乎被树干擦烂。

  「啊」乳头疼痛却让蓝灵兴奋的尖叫,蜜穴深处那股热流再次涌起,随着巨大肉棒再次袭击蜜穴深处的花蕊,热流奔涌起。

  江悍龙感到肉穴再次用力的紧夹,让他每一次的抽插都变得艰难。

  蓝灵的身体变得酥软无力,除了他紧握的大奶,娇嫩的肉体没有丝毫的支撑,巨大肉棒每一次的撞击都能让蓝灵无力的娇躯激起无力的痉挛。

  「渡船回来了。」遥远的河面上传来艄翁响亮的叫声,河岸边娇俏梅儿欢快的跳跃着向渡船招手。

  听到艄翁的呼喊,江悍龙松开紧握的玉乳,没有大手的支撑,蓝灵柔弱的娇躯沿粗糙的树干瘫倒,黑粗的肉棍随着娇躯的瘫倒也一寸寸从肉穴退出,等到肉棍完全脱离蜜穴,粗硬的肉棍猛然弹起冲天而起,落日下巨大的肉棒傲然而立,粘满少女淫液的棒身闪闪发亮,硕大的龟首更是惊人的怒涨。

  蓝灵喘息着,身体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被巨棒开垦多时的蜜穴如同被撕扯过,穴口圆张,淫液自穴口缓缓流出。蓝灵迷人的笑眼看着巨大的肉棒,失神的大眼中有被征服的满足和对黑粗巨棒的迷恋。

  密林深处的江悍龙赤裸着强壮的身体遥望河岸,渡船的张伯把船划到静水处,把缆绳仍向渡口,黄梅儿纤手拉着缆绳配合张伯把船停好。

  船蓬里陆续走出五人,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汉子,面色威猛,须发外张。
  「疯狮雷猛。」蓝灵跪趴在密林的湿地上,还在回味刚刚的高潮的余味,赤裸的娇躯还有微微的痉挛。

  雷猛的身边,一中年男子面容白皙,长袍遮身,袍袖处苍白的手握着一个算盘,看上去斯文和气,像是一个教书的先生,也像是一个柜台的帐房。

  蓝灵通过林木看着那张算盘说:「铁算子雷明威」

  雷明威的身后两个弱冠少年从他身侧越过,登上河岸。

  两个少年衣着华丽,各持宝剑,看似江湖中人,却不是和江南霹雳堂一起的人。

  江悍龙看着两个少年的脚步微微摇头,这少年衣着华丽的锦衣,手中宝剑亦非凡品,只不过这虚浮的脚步看得出两人武功有限,应该是世家的纨绔弟子闯荡江湖。

  说好听是闯荡江湖,说难听就是游山玩水,四处拈花惹草,而这种世家弟子身边一般都会有高手陪护。

  两个少年上了岸不时的回头看船蓬,疯狮雷猛怒视两人,重咳一声,如平地焦雷。两少年浑身一颤,快步离开。

  「小姑娘这客栈可有厕所?」一锦衣少年露出迷人的笑容问梅儿。

  「客栈怎会没有厕所?」梅儿捂嘴娇笑着说。

  梅儿娇颜如花,笑似花枝轻颤,锦衣少年看呆了,待要再调笑几句,疯狮雷猛大脚一跺,大地都像是在颤抖,锦衣少年迷人的笑容一下僵硬,手握剑柄似要拔剑而起。

  另一锦衣少年忙推住他拔剑的手说:「大哥且不和这莽汉一般见识,还是速速入厕要紧。」

  那少年亦知这雷猛不是易与之辈就借坡下驴被拉着跑向临江客栈。

  看着锦衣少年仓皇逃离,铁算子雷明威微微一笑拍了拍雷猛的手臂说:「凌然剑派这两个公子哥可被你吓的够呛。」

  「你说这朱老儿也算一方豪雄怎么就养了这么两个公子哥。」雷猛看着少年的背影摇头说。

  雷明威嘿嘿一笑说:「慈母多败儿,这两小子母亲向来玉面罗刹虽然江湖上名声显赫,却对这两个小子过于溺爱。」

  「说起这玉面罗刹……」雷猛有些眉飞色舞,突然收住了嘴。

  船蓬中一面色俏丽的少女走出,少女身着红色紧身衣,后背火红色披风在秋风中激舞飘荡。

  江悍龙暗暗心想:「这应该是火旋风雷若儿」

  少女上岸直奔密林,身法极快,几乎御风而行,火红的披风在急疾中猎猎作响。

  「这身轻功只怕不在林月柔之下,这火旋风身法果然不凡。」江悍龙暗叹。
  看着少女直奔自己的藏身之处,江悍龙心中一惊,这火旋风号称霹雳堂第二高手,武功直追霹雳堂主雷豹,难道她已经发现自己?

  江悍龙双拳紧握,准备随时出手对付雷若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