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武将立志传】(03)【作者:亚雷克】
【女武将立志传】(03)【作者:亚雷克】
字数:10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松岛之壶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月舞睁开双眼,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回想起昨晚的激情,月舞的俏脸就不由地浮现出了一抹嫣红。

  「伊悠妹妹执行任务去了,我也该前往界之町,想办法把松岛之壶弄到手了。」月舞洗漱一番,收拾好行李后,便出发了。

  一路哼着小曲,月舞迈着轻松的步伐行进在这小路之上,石山之町距离界之町仅有不到半天的行程,所以月舞全当这是旅游踏青了,只要天黑前到达就行。
  「松岛之壶……是偷走呢?还是……」月舞一根手指顶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走着,一边思索着方案。忽然,远方传来隐隐打斗之声。月舞眉头微蹙,三步两步,便跃上了前面的土坡,只见在前方,一辆运货的马车,正在被一群强盗劫匪围在当中,周边,已经躺了一地的尸体。

  「这马车,似乎是销售通路专门往来交易的马车,嘿嘿!姑且就卖你个人情了。」月舞嘴角浮现出一抹娇笑,然后抽出手中的佩刀,飞奔而去。

  此时此刻,马车之上,一个年轻的商人贩子一脸惊恐的看着这些强盗,身边的保镖都已经被干掉,如今,只希望这些强盗高抬贵手,放自己一条生路就好。
  「妈的,之前叫你们交出一半的货物,你们偏偏不肯,害我们折了好些个兄弟,现在,就拿你们的命来赔偿吧!」那强盗说罢,一刀便朝这个商人斩了下来。
  「我命休矣!」一声绝望的惨呼,这商人贩子捂着脑袋,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只是,半响之后,却似乎什么也没发生,感到诧异的商人不由地抬起头,只见一个美丽的少女,正俏生生的立在自己的面前。

  「喂!你没事吧!」少女开口问道。

  这一刻,仿佛一支丘比特之箭射入了商人贩子的心上,他痴痴看着面前的少女,那美丽动人的身影,那关切的面容,都深深印在了他的内心深处。

  「吓傻了?」少女见这人傻傻的盯着自己,也懒得管他,转而将目光扫向了这群强盗。

  「哟呵!哪里来的靓妞,正好,今天劫财还带劫色,兄弟们,我们一起把这小妞给办了!」

  「好!头领万岁!」

  「哼!」少女目光闪过一丝厉色。

  「姑娘,你快逃吧,否则……」商人话未说完,一道黑色的身影便飞奔而出,所到之处,无不是寒光闪耀,鲜血四溅,不消片刻,这群强盗,便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好了,都解决了。」少女收起刀,对已经惊呆了的年轻商人说道。

  「啊?解决了?」商人这才反应过来,吃惊的看着一地尸体,有些颤抖的说道:「姑娘,你是什么人?」

  「我叫月舞,你呢?」少女淡道。

  「我叫今井宗薰,是纳屋的见习,也是大老板的儿子,今天多谢月舞姑娘相救,否则,这批货物会让大老板损失惨重的。」

  「命都快没了,还惦记货物。等等……大老板的儿子。」月舞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这年轻人一眼,道:「好了,本姑娘累了,看你这路线要去界之町吧!正好,带我一程。」

  「好……好的!」宗薰求之不得,月舞冲着宗薰娇媚一笑,然后转身上了车。
  这一瞬,宗薰如遭电击,那娇媚的笑容,深深刺激着他的内心,他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跟随者月舞爬上了马车,然后,脑子一片空白的他,一把将月舞按倒下去,一只手不由自主的袭上了月舞饱满的酥胸,扒拉着她的衣服。
  「嗯……讨厌了……」月舞挑逗的看了宗薰一眼,却丝毫没有制止他的侵犯,不一会儿,她的衣服就被扒了个精光,那雪白绝美的胴体,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宗薰的眼前。

  「真是完美的艺术品,月舞,我……我爱你。」宗薰激动的亲吻着月舞的全身,从脖子到耳垂,从肩膀到锁骨,直至滑到了月舞的乳房上,然后,他一口含住了那挺翘的乳头,猛烈的吸吮着。

  「嗯嗯……讨厌……啊啊……再……再用力点……好舒服……」月舞销魂的话语立刻挑起了宗薰的兽欲,他不再温柔,而是粗暴的将月舞的双腿分开,然后挺起自己的肉棒,对准那蜜汁横流的蜜穴狠狠捅了进去。

  「啊!不要……」月舞「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两行眼泪从面颊滑过,她楚楚看着宗薰,柔声问道:「你爱我吗?」

  「爱……你就是我的天使……我发誓,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好好爱你!」宗薰意乱情迷的说着誓言,却浑然不知月舞的嘴角已然露出了一丝淫媚的笑容。
  「啊……好哥哥……好老公……请好好爱我!」月舞双腿夹住宗薰的腰,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如同八抓鱼般将这个男子紧紧缠住。

  月舞浑身颤抖着,宗薰每一次插入都重重的撞在宫颈狭窄的口部,顶得她身不由己的往上一震,这个瘦弱的年轻人,那方面倒出乎意料的彪悍,插的月舞不断大声呻吟着。

  「啊……啊……快……用力一点……」月舞抬着头,白皙的脸蛋满是兴奋的潮红,娇媚的呻吟声伴着急促的喘息,不停的刺激着宗薰更加用力。

  「啪啪啪啪」,宗薰快速而激烈的撞击,每一下都带出大量的淫水,而此刻的月舞,眼神满是迷离,微张的小口不断的娇喘着,终于,在抽插了数百下后,宗薰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月舞的肚子里。

  「啊……」月舞被烫的一声浪叫,这一瞬,她的下体不住的颤抖,双手双脚也是下意识的紧紧缠住宗薰,不让宗薰将肉棒拔出,好一会儿,她才从这性爱的高潮中缓过劲来。

  宗薰不住的喘着气,看着月舞这淫媚的俏脸,他又忍不住亲吻上去,而月舞,也不甘示弱,将自己的小香舌伸入宗薰的口中,肆意纠缠着。

  车夫一路红着脸,驱赶着马车快速行进在这道路之上,到了中午,便已然来到了界之町的大商家门前,一路缠绵的两人这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穿好衣服下车,回想着之前的激情,宗薰十分愧疚的看着月舞,轻轻说道:「对……对不起……我也不知怎么的,竟然没能控制自己,把月舞姑娘你的身子……」

  宗薰话未说完,两根如葱般的手指便轻轻堵住了他的嘴。

  「我又没怪你,只要你心里有我,这就够了。」月舞的目光透着深深的爱意,那柔情的话语,让宗薰忍不住一把抱住月舞,与她激烈的相吻起来。

  这时,大老板今井宗久从店铺里走了出来,感激的话语滔滔不绝,在与月舞客套了好一阵之后,肃道:「大恩不言谢,你想要什么,我今井宗久一定满足你。」
  「真的吗?」月舞微微一笑:「如果我说我想要名闻天下的松岛之壶,你可愿意?」……

  夜里,月舞久久不能入眠,回想着白天的事情,月舞不由地叹口气,暗道:「果然不行,名闻天下的松岛之壶,不是说送就送的,即便我是他儿子的救命恩人。看来,得想别的办法了。」

  想到这,月舞悄然起身,下午的茶会,她已经知道了松岛之壶的具体位置,既然他不给,那就自己拿好了。

  黑夜下,一个黑色的身影,飞跃在各个屋檐之上,很快,她便来到了一处屋檐,驻足观望。

  这个地方没什么人防守,除了两条看门的恶犬。

  月舞从包裹里取出事先准备的两块肉块,悄悄地丢到恶犬的面前,恶犬闻之,即刻三口两口吞下,然后,吃下肉块的两只恶犬,全身抽搐,口吐白沫,不一会儿,便倒地而亡。

  毒死了恶犬,月舞立刻翻身而下,潜入到了房间内,忽的,一阵莫名的眩晕感瞬间袭来。月舞暗道不好,正欲闪人,却见房门一下子涌入了一堆人,而为首的,正是今井宗久。

  「月舞姑娘,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不简单,如此高强的武艺,身轻如燕的身法,你应该是忍者吧!」宗久淡道。

  面对这群气势汹汹的人,月舞却没有一丝的紧张,脸上露出了坦然的笑容:「如今被你抓到了,我也无话可说,就随你处置吧!如果,你忍心对你儿子的救命恩人出手的话,我并不介意。」

  「唉!罢了,只要你发誓不再夺取我的松岛之壶,然后离开这里,我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而且,我还会给你一千贯钱。」宗久叹口气道。

  「抱歉呢,我必须得到松岛之壶,无论用什么方法,就算你现在放了我,我保不准下次还会来的。」月舞如葱般的两根手指把玩着自己垂下的发丝,娇媚的对宗久说道。

  「好吧,我就看看你的决心好了。」宗久命人将月舞五花大绑,然后将她抬到了一间牢房里。

  黑夜下,幽暗的牢房不断传来少女淫媚的呻吟,囚室内,一具雪白赤裸的身躯被一群男人团团围住,她的手脚被铁链铐住,无法动弹的少女,只能无助的被这群男人肆意奸淫。

  「如何?有没有稍微改变意思的想法呢?」宗久蹲在被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奸淫的月舞面前,有些无奈的问道。

  「啊啊……没……没用的……哦哦……就算……一直这些做下去……嗷嗷……我也不会……嗯嗯……不会放弃的……」月舞嘴角流着精液和口水,语气坚定的说道。

  「是嘛!那就没办法了,松岛之壶是名闻天下的茶壶,就算你救了我儿子一命,我也不能因此送给你。所以,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吧,三天后,我再来问你。」说罢,宗久摆了摆手,对这群下属道:「喂,你们这三天随意玩,争取让这个丫头打消念头。」

  「遵命!」一群人再度将月舞围住,无数的手肆意在她身上乱摸着。而抽插她阴道和肛门的两个人,越发猛力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不要……太激烈了……啊哦哦哦哦……住手啊……我会受不了的……屁眼……要坏掉了……」月舞被插的不断浪叫,浑身颤抖,身子拼命的扭动挣扎着,手腕上的铁链被拉得哗哗作响。粗大的肉棒根本不考虑月舞紧窄的屁眼承受能力,仿佛打桩一般,每一下都毫不留情的全根没入。

  「哦……月舞的屁眼真紧啊……夹的我快爽死了……」那男人闭上眼,陶醉的享受着下身被温热的肠壁包裹着的奇妙触感,双手还同时抓住月舞饱满的乳房,肆意的揉捏着。

  「啊啊啊……住手啊……畜生……呜呜呜……」月舞的俏脸显露出那痛苦的模样,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看上去是那样的无助凄惨。可是,这些男人非但没有同情月舞,反倒越发刺激了他们的兽欲,这时,一个男人撬开月舞的小嘴,一把将肉棒抵在了她的嘴前。

  「唔唔唔……好重的味道……好臭……」月舞抱怨的呻吟着,那男人一把抓过月舞的头发,然后狠狠将肉棒插进月舞的嘴里。

  「少废话,给老子含着!」那男人紧紧按住月舞的脑袋,将肉棒狠命的插到她的喉咙里,将喉咙都顶出了一个凸起。

  「唔唔唔……」嘴巴被撑满的月舞,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呜咽声,三个男人猛烈的抽插着月舞三个肉洞,有如发怒的公牛一般,干的月舞花枝乱颤,全身无力,而她的身子,也在这强烈的快感中,开始不自觉的配合起来。

  「这婊子夹的好紧,忍不住了!」那一前一后两个男人发出一声低吼,将粗大的肉棒顶入蜜穴后庭最深处,扑哧一声,浓浓的精液狠狠射进了月舞的体内。
  「唔唔唔唔唔……」月舞全身痉挛着,两穴绝顶中出的快感,将月舞送上了快乐的顶峰。这时,抽插她小嘴的人也一声呻吟,一把按住月舞的脑袋,将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喉咙里,呛的月舞眼睛是一阵翻白。

  「咳咳咳……不要……饶了我吧……」月舞咳出大口的精液,有气无力的呻吟着,看着她那一副被干翻的模样,马上又有三人替换了上来,月舞仰躺在地上,三根肉棒一下子没入她的三个肉洞,然后再度猛烈的抽插起来。可怜的月舞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又再度被男人群奸性虐着。

  「嗯嗯呜……啾啾……啊……唔唔……」在囚室里,月舞经受着激烈的奸淫凌辱,含着泪花的她,已经放弃抵抗的念头,任由这些男人为所欲为。蜜穴,后庭,嘴巴,奶子全部都被塞入了肉棒,他们肆意地抽插着。

  「哦,这小妞看来是老实了呢,已经开始主动配合了。」

  「哦哦哦……这小妞的嘴巴,吸的我好爽,简直跟专业的妓女一样。」
  「是啊,你看她那小穴,仿佛有股吸力似的,我想拔出来都还不容易了。该不会她本来就是个妓女吧!啊?哈哈哈哈……」

  粗俗的话语让月舞感到一阵羞耻,却也让她越发的兴奋起来,她嗅着男人的气味,吞吐着男人的肉棒,那原本痛苦的神情也渐渐陶醉了起来。

  「唔唔……唔唔唔……」月舞的舌头开始主动的舔抵着嘴里的肉棒,半睁的眉眼满是淫媚之色,白皙的俏脸满是兴奋的潮红。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月舞被插的淫水四溅,此刻的她,再也没有一丝女孩子的矜持,满腔欲火的她,拼命迎合着男人的抽插,终于,在抽插了上百下后,三个男人几乎同时发射,将浓浓的精液射进了月舞的三个肉洞里。

  「啊哦哦哦哦……」月舞高声浪叫着,三洞齐射,让月舞在这一瞬间爽上了天,她全身颤抖着,下体更是不住的抽搐,随着肉棒的拔出,一大股的阴精直接从阴道喷射出来,甚是壮观。

  「啊啊啊啊……好多精液……不要……会怀孕的……哦哦……好棒……啊……不要停……」高潮中的月舞不住的娇喘着,含糊不清的说着淫秽的话语,那原本清澈的眼睛变得空洞无神,粘着精液的俏脸满是诱人的红润。

  「嘿嘿……这女人被我们干的神志不清了,来,我们继续,一起把她操疯吧!哈哈哈……」一群人又再度围了上来,被肉欲征服的月舞,再也看不到一丝的痛楚,眼中满是欢喜之色。

  「啊哈哈哈……来吧……都来吧……请继续插我吧……」月舞翻着双眼,伸着舌头,疯狂的浪叫着,绝顶的快感,一次次粉碎着她的理智,大量的淫水流淌而出,将地面都汇聚成了一摊小小的水泽。

  幽暗的囚室里,月舞就这样被一大群的男人肆意轮奸着。三天后,当大老板今井宗久来到囚室看望月舞的时候,她早已被干的神志不清了。

  「哎呀呀,还真是有被好好招待啊。」宗久一脸惊讶的看着月舞,此刻的月舞,全身都沾满了白浊的精液,顺着她的鼻子和大腿往下流着,下面的蜜穴被干到发红,大大张开着,根本就无法闭合,肛门也是被扩张了一大圈,里面还是不住地流着精液。

  「啊……啊……插啊……哈哈……」月舞似乎还沉浸在高潮中,半闭着媚眼扭动着美艳的身子,下体还有一下每一下的抽动着。

  「唰」的一声,一桶水泼了过来,月舞也渐渐从淫虐的快感中清醒了过来,看她那不满的神情,似乎还不愿意从被奸淫的快感中清醒过来似的。

  「看来我是打扰到月舞姑娘的兴致了。」宗久「歉意」的说道:「如何,现在有没有稍微回心转意的意思呢?」

  「啊……嗯……没用的,无论怎样,都不会动摇我的决心,我一定……啊啊……要得到松岛之壶。」满脸都粘着精液的月舞,嘴角还在不断的留着精液,但她依旧一脸坚定的回应着。

  「唉……那就没办法了,看来这里是没办法让你回心转意了,我只好将你送到妓院,你就在那里继续反省吧,我会每月看望你一次的,直到你回心转意为止。」
  「放弃吧!无论这种事持续多久,我都不会回心转意的!啊……」月舞又被泼了一盆冷水,然后一群人将她用黑布一裹,直接抬去了妓院中去了。

  「哦?大老板,想不到您居然会大驾光临。」妓院的老板娘娇媚的笑道。
  「这个姑娘,你要好好调教,一切调教费用我出。」宗久直接甩出一百贯钱,老板娘顿时眉开眼笑。

  「记住,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任何的损伤,她对我很重要。」宗久一脸严肃的说道。

  「哦……我懂的,你想把她调教成你的专属禁脔对吧!」

  「随你怎么想,每个月我会来看一次,直到我满意为止。」宗久说罢,转身离去。

  「喂!能让她接客吗?」老板娘问道。

  「不能!」宗久停顿了下,大步走出了门外。

  「好了,让我来看看这个姑娘。」老板娘命人将裹着月舞的黑布拿开,顿时,一具绝美赤裸的身躯,呈现在了老板娘的面前。

  「啧啧啧……真是完美的身材,这清纯的脸蛋更是让人有种想欺负的欲望呢!」老板娘舔抵了下嘴唇,然后拿来一根短鞭,命令道:「好了,躺下。」

  「不要!」月舞傲娇道。

  「啪」的一声,月舞被鞭子抽的全身一颤,她楚楚看着老板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躺下,听见没有!」老板娘厉声道。

  眼看又要挨鞭子,月舞马上躺了下去,屈辱的眼泪不停的在眼眶打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只是她那美丽的俏脸,却是浮现出了动人的红润。老板娘开始对月舞全身按摩,揉捏着每一块肌肤,从头到脚。

  「哟,身子还真是敏感,这么快下面就湿了,是不是很舒服啊?」老板娘在月舞的蜜穴上抹了一把,戏虐的问道。

  「嗯……浑身热腾腾的……啊……不……不是的……才不舒服了……」
  老板娘没有理会,继续爱抚着月舞的酥胸和蜜穴,其实,在这爱抚的过程中,老板娘已经将淫药涂抹在了月舞身上。

  「这个部位平时要经常摸啊,不但越摸越大,还能预防下垂,保持坚挺,让别人摸比自己摸效果更好。」老板娘用娴熟的手法揉捏着月舞的奶子,淫药也越涂越多。

  「啊……嗯……好舒服……」月舞的眼神开始蒙上了一层淫媚的光芒,渐渐的,她的乳头变硬了,乳房也充血胀大,变得更加的饱满。而她的呼吸也越发急促了起来,娇喘连连,脸上也满是醉人的红润。

  「这个部位已经很完美了。」老板娘将手指放在月舞的口中,而意乱情迷的月舞竟是不自觉的吸吮起来,同时没有老板娘爱抚的乳房,竟也被她自己伸手搓揉了起来。

  「很好,再把腿打开!」老板娘命令道。

  月舞听话的将双腿打开,将阴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老板娘的面前。

  「唔唔……好羞耻……」月舞脸上满是兴奋的潮红,阴户已然春潮泛滥了。
  「啧啧啧……水可真多啊!」老板娘将两根手指伸了进去,将淫药在里面抹了又抹。

  「啊……啊……好热……不要……」月舞只觉全身一股欲火无可遏制的涌了上来,这时,老板娘涂抹完药水后,轻轻在月舞阴户上的小豆豆上捏了起来,顿时,强烈的快感如电流般涌向全身,一大股爱液从蜜穴中涌了出来。

  「哈,真是敏感的身子,这样就泄身了。」老板娘淫笑着说道。

  「呼……呼……不……不是这样的……」泄了身的月舞不住的喘息着,无神的双眼满是水雾,红润的俏脸摆出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口中无力的辩解着。
  「是吗?」老板娘狡黠一笑,将两根手指插入月舞的阴道口,然后突然快速猛烈的抽送着,这强烈的刺激瞬间击毁了月舞的理智,她仰着脑袋,全身不住的颤抖,淫水仿佛不要钱似的往外涌出。

  「不要……不要啊……啊哦哦哦……求你……别这样……对我……不啊啊啊啊啊……」老板娘一下子又将速度提升了一个档次,顿时,强烈的刺激让月舞脑海一片空白,一阵阵快感如潮水般涌入全身,让她放浪形骸的大声浪叫着。
  「啊啊啊……好热……要去了……」月舞吐着舌头浪叫着,阴道一阵紧缩,即将到达高潮,然而,在这一瞬,老板娘却将手指从月舞的蜜穴里抽了出来。
  「呜呜呜……不要……不要停……」即将到达高潮的月舞满眼泪光的看着老板娘,这弄到快到极致巅峰的时候突然停下来,让她身心感到异常的空虚。
  「求你……继续……」月舞噙着泪哀求着,这一刻,除了高潮,她别无所求。
  「是嘛……那转过身,对,把屁股翘起来。」老板娘命令道。

  「唔……好难为情……」周围还有数个打手静静围观着,月舞听话的将屁股翘起来,将性感的蜜穴和后庭毫无保留展现在老板娘面前,等待着她的继续玩弄。
  老板娘故意停了一会,然后又把手指插入了月舞的蜜穴,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顿时,之前被弄的上不上下不下的月舞,又开始畅快的淫叫起来,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啊啊啊啊……好棒……好棒……月舞要死了……啊……好姐姐……快点……狠狠的插我……插死我……」月舞如同母狗一般趴在地上,吐着舌头浪叫着,然而,当月舞再度濒临高潮时,老板娘又陡然间停了下来。

  「呜呜呜……不要……」月舞扭过头,眼泪不停的打转,楚楚的看着老板娘,忽然,老板娘示意了个眼神,顿时一盆水泼向了月舞的身子。

  「啊……你!」月舞有些羞愤的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没有理会月舞,将一根手指插入了月舞的后庭,肆意的搅动着。
  「啊……那里不要……好过分……」月舞抱怨的呻吟着,却依旧十分配合的迎合老板娘的抽插,很快,月舞的脸上再度露出了淫荡的表情。

  「唔……好……好舒服……啊啊……用力……」越来越有感觉的月舞,再度兴奋了起来,身子骚浪的扭动着,嘴里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啊啊啊……要……要高潮了……唉?」然而,当月舞又要高潮的时候,老板娘又再度将手指抽了出来。

  「呜呜呜……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让我高潮吧……」反复几次从高潮跌落下来,让月舞几乎崩溃了,她拼命的哀求着老板娘,老板娘戏虐的看着月舞,道:「想要高潮,那你可要听话哦!」

  「听话……月舞一定听话……怎样都好……求你……让我高潮……」月舞一双小手扒拉着老板娘的裤腿,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老板娘淫笑着,拿出一根绳子,在月舞身上缠绕着。

  月舞的一条大腿跟小腿被牢牢的绑在一起,与另一条大腿分得开开的,绳索唯美的勒在月舞乳房四周,使得月舞乳房更大更性感,乳头更挺翘。

  老板娘在月舞的会阴巧妙的打了一个绳结,刚好磨到阴核,只要一动,月舞便会有莫大的快感。然后,老板娘将月舞吊在了空中。

  「啊……啊……这样……好羞耻……」月舞下身的绳结已经湿透了,淫水滴答滴答往下滴着,老板娘端来一个镜子,让月舞好好看看自己的姿势是多么的淫荡。

  「瞧瞧,多美啊!这样的身体可是能够勾引很多男人的。」老板娘得意的说道。

  「唔……唔……真的吗?」月舞娇喘着问道。

  「是不是,待会你就知道了。」老板娘往月舞嘴里塞了一团布,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房间的后门被拉开,好几个不同国籍的男人走了进来。

  「唔唔……」淫荡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这些外国人面前,月舞拼命的挣扎着,反而被系在下体的绳结磨出了更多的快感。

  「今天招待诸位看的是日本伟大的情色艺术:绳缚!希望诸位喜欢!不过,只许看,不许摸哦!」老板娘无比骚浪的对外国人说道。

  「太美了,浑身散发着很骚的气味!」一个朝鲜商人说道。

  「只用一个结就能捆的这么结实,真是绝了。」另一个南蛮的商人说道。
  「呜呜呜……这么下贱的样子被这么多人随便看……好羞耻……」月舞吊在空中被一群外国人视奸着,每个部位都被赞美了一番,极大的羞耻逐渐转换成了莫名的快感。

  老板娘拿来两个木制阳具,一下子插入月舞的蜜穴和后庭,然后猛烈的抽插起来。

  「唔唔唔唔唔……」被塞住嘴巴的月舞立刻发出淫媚的呻吟声,这久违的刺激和快感让月舞全身舒爽之极,而周围赞不绝口的惊叹声,让月舞越发感到强烈的羞耻,随即那一波波的快感更加强烈的涌遍全身。

  「啊啊啊……怎么会……这么爽……不行了……我要高潮了……啊啊……不要……当着这些外国人的面……我……要忍不住了……要丢了……」

  月舞满脸通红,这种难以言传的滋味,远比单纯的强暴轮奸要爽得多。
  「唔唔唔……不行了……」月舞仰头,全身剧烈的颤抖着,众目睽睽的月舞带着巨大的压力,忍受着多重快感的刺激,终于以最淫荡的姿势崩溃了。大量的淫水从月舞的阴户喷了出来,极为壮观。

  「呜呜呜……丢死人了……」高潮后的月舞,剧烈的喘息着,看着这些外国人赞美的话语,月舞感到羞耻极了,可是,却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呵呵,谢谢各位赏光!」老板娘谢幕鞠躬,然后送走了这些外国人。
  「呜呜……好屈辱……可是……真的很刺激了……简直……都不想离开了呢……」月舞心中喃喃的呻吟着,其实,以她的身手,逃脱这样的绳缚轻而易举,只不过,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也顺便体验下新的刺激,所以月舞才没有离开,现在看来,这次的体验还蛮有乐趣的。

  「月舞妹妹,我觉得你的身体条件很有天赋,谁看了都喜欢,要是不好好利用实在太浪费了。」老板娘将月舞嘴里的布拿出来,道:「你知道吗?职人宅的画家们都在找身材好的女人搞情色绘画,你以后要是缺钱了,可以找他们,出场费可是很高的。」

  「呜呜呜……还嫌不够丢人啊!」月舞哭泣着说道。

  「那个不丢人的,他们只是把你的身体画下来卖给别人看,不会把你的姓名告诉别人的。很来钱的哦!」老板娘娇媚的说道。

  「哦……」月舞应了一声。今天的调教非常成功,老板娘也十分欣赏月舞,不仅给月舞好吃好喝,还给她准备了漂亮的衣服。

  晚上,月舞躺在床上,大老板没有给自己上麻药,也没告诉老板娘自己的身手,足可证明他是有意放自己走的,只是……月舞嘴角露出了一抹淫媚的笑容,现在,她还暂时不想离开了。

  就这样,一连数天,月舞在妓院每天接受老板娘的调教,这让她的技巧和博取男人性致的能力越发强悍了,而且,她的知名度也是与日俱增,附近很多人都慕名而来,就是为了一睹月舞淫荡的芳容。而老板娘也因此狠狠的赚了一笔,月舞的出场费一天高过一天,很多人甚至愿意出价五百贯,就为了干她一炮,只不过都被老板娘拒绝了。

  这天晚上,月舞跟往常一样接受完老板娘的调教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入睡,这时,房门被人敲响,老板娘的声音传了进来。

  「月舞妹妹,有个人要见你。」

  「哦!」月舞起身打开房门,只见站在老板娘身旁的,竟然是大老板的儿子今井宗薰。

  「宗薰,你怎么来了?」月舞诧异的问道。

  宗薰进屋,将房门带上,看着月舞那娇弱的模样,宗薰轻轻搂住月舞,愧疚道:「舞,对不起,让你受罪了。」

  月舞轻轻环抱宗薰,柔声道:「没事的,毕竟我想得到不该得到的东西,也是我咎由自取吧!」

  「不!是我父亲做的太过分了,对不起。这些天,我被父亲软禁了起来,我真没用,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所以,这是我唯一能做的。」宗薰从包裹里拿出一个紫色的茶壶,而这,正是名闻天下的松岛之壶。
  「宗薰,你……父亲有同意吗?」月舞惊诧的问道。

  「这是我的意愿,不管他同不同意,舞,拿着茶壶,离开这里。」宗薰将松岛之壶交给月舞,然后又从身后取来一个包裹,道:「这里有一千贯钱,还有你的包裹都在里面。」

  拿过包裹,看着坐在面前的宗薰,月舞那双美丽清澈的眼睛不禁蒙上了一层水雾,她用手擦了擦,凄然一笑,道:「你不用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
  眼睛紧盯着泪珠滑过脸颊的月舞,宗薰心头一阵触动,他摇了摇头,道:「如果不值得,我就不会来了。舞,我不知道你要松岛之壶是要做什么,但我知道,你是一个真正有自己信念的女孩。而我,会一直支持你!」

  「宗薰……」这一刻,月舞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她一把扑到宗薰怀中,大声的哭泣着。

  此刻,界之町纳屋,大老板今井宗久眺望着远处的妓院,久久没有言语。
  「老板大人,真的,就这样把松岛之壶送给那姑娘了吗?」老管家问道。
  「那姑娘,明明只要说句谎话,就能够脱身,可是,直到最后,她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而且,你真以为那迷烟对她有效么?」宗久拿出一颗药丸,管家看了看,道:「这不是万金丹吗?能够解百毒的丹药。」

  「那姑娘,为了自己的信念不惜做到如此地步,真是个可怕的人,或许,今后她能够成就一番大业也说不定。」宗久微微摇头,转身朝房门里走去。

  漆黑的夜晚,月光暗淡,一座八抬大轿里,隐隐传来淫媚的呻吟声。

  「啊……讨厌了……」轿子里面,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女,正与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交欢嬉戏。

  「嘿嘿,小美人,再给爷叫的骚浪点!」男人不住抽插着这个少女,那少女一边浪叫着,一边从发髻上,取出一根钢针,然后,就见她淫媚的目光忽然一狠,钢针就这样毫不留情的刺进了男人的后颈。

  「伊悠,任务完成!」赤裸的少女双手结印,她的身影立刻化作了无数的彩蝶,在轿子里消散不见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